×

搜索

搜索站內資源

一邊怕冷又一邊發熱,是怎麼回事?2種病因要分清,照著調准沒錯!

jiujiu 2021/04/16

你有過這樣的經歷嗎,感覺自己很怕冷,但皮膚摸起來卻很熱,有時還會覺得煩熱難耐,不清楚這種「寒熱交加」的矛盾情況是怎麼回事?如果吃藥治療,是該吃熱藥還是涼藥?

通常,這種「寒熱交加」的矛盾情況有兩種可能:一種是大家熟悉的 肝鬱,另一種則是 氣虛,這「一鬱一虛」,都使中醫說的「氣」不得伸展,以至於「氣」鬱化火了。

肝鬱化火

加味逍遙丸可「滅火」

先來說說肝鬱,這種病很多人都聽說過,且在女性中更常見,多表現為脅肋脹痛、情緒抑鬱、咽中如有異物阻塞等等。

如果肝氣鬱滯過久,就會化熱生火。這時候的人可能會 一邊手腳冰涼,又一邊煩熱難耐,特別是臉上總是烘熱的,有些人甚至會呈現出 粉面含春的「好面色」。只不過,這種看似健康的面色卻並不意味著身體健康,她們要經常用涼手或是涼的器物去幫皮膚降溫。

從這個角度上說, 這種鬱熱必須通過疏解肝郁來宣散。如果去看中醫,醫生多會讓她們吃加味逍遙丸。一般吃一周左右,燥熱的問題多會有明顯地改善。

氣虛發熱

健脾補氣可去火

再來說說氣虛導致的「鬱火」。小編就曾見過一位女生,她自己很怕冷,而且特別容易累,明顯是身體火力弱所致,但她的大腿皮膚很熱,家人為此都不敢挨近她坐。這又是為什麼呢?

金元四大家之一的李東垣,最先發現了這個問題,他認為這是典型的 「內傷發熱」。治療這種身體因虛不能及時疏散而生的「郁火」,李東垣遵循的是《內經》的意思: 「火鬱發之」,意思是, 要因勢利導的把火給散出去。不過,這個「散」,既不是清熱,也不是去火,而是補氣。

李東垣是「脾胃論」的創始人,最長於健脾補氣。對這種鬱火、鬱熱,他主張 用大劑量的健脾藥順勢導之。具體到方劑上,就是著名的 「升陽散火湯」,適症於「四肢發熱,肌熱,筋痹熱,骨髓中熱,發困,熱如燎,捫之烙手」,就是雖然沒發燒,但卻渾身熱的情況。

升陽散火湯中用到了升舉陽氣的 升麻、葛根,可以助力藥效發散的羌活、獨活,再用 柴胡舒肝理氣、 芍藥柔肝,最後用 人參補氣虛。

整個方意非常形象易懂: 前面用發散藥開路,後面用補氣藥助推。這樣一來,一直不得伸展的陽氣就此得以舒展,因鬱悶而生之熱也就散了出去。

只可惜,「升陽散火湯」沒有對應的中成藥,但它卻給了內寒外熱、表裡不一的病人這兩個非常有價值的提示:

首先,發熱時不能一味地去火清熱。清熱去火藥的性質都是寒涼的,過量服用會加大對陽氣的損傷,鬱熱只會更加嚴重; 其次,即便沒有對應的中成藥,但可以按照這個方意,因陋就簡地組出一個變方: 葛根15克、薄荷10克泡茶,送服補中益氣丸。

其中,葛根、薄荷可以解鬱散熱,給陽氣開闢通路;補中益氣丸是中醫的經典補氣藥。如此一來,堅持吃上一段時間,氣血得以暢通,寒熱失衡的狀態也就被扭轉了。

用戶評論
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麵專頁